在昨天陈吉宁市长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加快释放数字经济新活力”的相关内容引发代表、委员们的强烈关注。报告指出,2022年要深入落实数字经济标杆城市建设实施方案,着力推出20个重大应用场景。数字,是首都发展的一片新蓝海,抓住了数字,就是抓住了未来。不少代表委员接受采访时都表达了类似的观点:数字化新势能,有一种强大的内生动力,把人们“推”向时代的最前沿,而在这一过程中,青年人首当其冲。

数字经济标杆城市必然由一个又一个生动的应用场景构成。来自科技界别的市政协委员、北京诺亦腾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体育大学特聘教授刘昊扬认为,数字经济时代的年轻人很容易接受和适应新技术、新场景,在今天,很多传统行业实现复兴,必须建设青年感兴趣的应用场景。

刘昊扬委员罗列了五类传统行业“更新”后的应用场景,无一不是青年人喜闻乐见:在传统教育行业,可以利用VR技术为学生提供个性化的授课,带来沉浸式的授课效果;在传统文化娱乐行业,可以开发出虚拟演唱会、虚拟社交等;在传统旅游行业,虚拟旅游已经开始尝试,首批“尝鲜”者正是受疫情影响不能出门旅游的青年人;在商业领域,虚拟试衣、虚拟购物的尝鲜者也是年轻人;在时下青年人中关注度最高的运动场和健身房里,虚拟现实技术也能够协助运动员和体育爱好者进行科学高效的训练,帮助“健身小白”们根据自己的健身目标、体质体能、时间精力等具体情况制定最适合的健身计划——在这些青年感兴趣的传统应用场景里,尖端技术都大有发展机遇和“钱景”。那么建设上述场景应该遵循哪些共性的规律呢?在采访中,代表委员们纷纷道出建设青年应用场景的“四秘诀”。

汽车性能好为何不“吸睛”?

“你们最近又出什么新车了?”市人大代表、北汽集团北京汽车研究总院整车性能中心副主任张立玲,这两天参加市人代会时,不时遇到其他代表询问,让她感慨青年人对车辆,尤其是新技术条件下的新能源汽车、网联汽车等应用场景需求量很大,“我们更需要模拟青年客户的思维,才能增加青年元素,吸引更多青年客户”。

张立玲代表介绍,“我是做性能研究的,以前更多是工程师思维,从技术层面入手,关注客观性能指标,哪项指标高,就认为是好的”,但近年来也常常遇到困惑,“尤其是面对青年客户,我们觉得各项指标挺好的,为什么受欢迎程度不如预期?经过深入思考我们认为就是因为没有真正考虑青年用户的感受”。她介绍,现在做研发时就会增加主观评价,“模拟客户,尤其是青年客户的主观评价”。

车辆对于青年用户不只是代步工具,他们对性能要求更高,喜欢体验新功能,满足个性化、差异化需求,同时,还要求车辆具有魅力属性,有感染力,包括颜值高、识别度高、造型出位,车辆还承载了社交属性,“开这车的,仿佛大家就是一类人了”。张立玲代表介绍,在研发中,就会在应用场景中统筹考虑这些因素,尤其是自动驾驶、网联汽车成为潮流,“从性能上会综合考虑,包括延长续航时长,缩短充电时间。另外,建立一整套人和车、车和车、车和路、车和云端的交互体系”。

“文创盲盒”为何成为爆款?

“浸,就是体验,是沉浸,是当下‘网红打卡地’真正的‘秘密武器’。”市人大代表、正阳书局总经理崔勇说起他们开发的一款文创盲盒成为“网红”时,语气不觉有些激动。

作为北京首个非营利性公共阅读空间,正阳书局坐落在西四万松老人塔下。崔勇代表说,书局试图用当代的语言与年轻人进行沟通,曾经推出<城市脊梁>——中轴线立体影像的文创盲盒,“通过裸眼3D的科技,像透过万花筒一样,通过100年前中轴线的立体老照片,将北京壮美的空间秩序以及天际线一览无余。很多参加游学的年轻学生,都手持我们的文创盲盒走过中轴线。一边是100年前、一边是现在,怎能不感触良多!”崔勇代表说,文创盲盒已经成为一个爆款。

崔勇代表透露,下一步,正阳书局还将继续尝试运用互联网语境向年轻人展示北京3000年的建城史、800年的建都史。“从去年年初的时候就在与中国电信协商,合作开发推出5G场景下沉浸式互动体验小程序。”崔勇表示,通过这种互动式小程序,让更多的年轻人走进文物,了解背后的故事。如果让年轻人看书可能时间上不允许,而且也静不下心来,这种可交互式体验更引人沉浸。

崔勇代表介绍说,目前中国电信正在对现场进行测量,以便为现场量身定制中轴线,中轴线上的各个点位都会“漂”在上面,每个不同的点可以交互不同的场景,有的地方添加叫卖声等,“年轻人像在玩游戏一样,就可以走遍中轴线”。

沉浸,在线上是“虚拟”的,在线下则是真实可触可感的。不管线上线下,只要是沉浸式体验,就会“吸睛”年轻人。提到这一点,市人大代表、金顶街街道副主任马兵深有感触。他说,千年驼铃古道、具有现代感的咖啡酒吧,这看似毫不相干的两种事物,如今在模式口大街已经合二为一。作为模式口的序章,古道斯存是模式口第一个亮相的展览加咖啡空间,由原有的文保单位“老爷庙”改造而成,引入博物馆展陈模式及精品咖啡业态,将模式口沉甸甸的历史及文化浓缩精炼;“庆春斋”老舍主题纪念馆,将宫廷药茶系列与模式口承恩寺的燕京八绝相呼应。大街上不仅随处可见“骆驼”,还能邂逅从胡同口窜出来的“猫”雕塑,更有以骆驼祥子和虎妞为原型的文创纪念品。自打“开街”后,在大街游玩最多的就是青年人,他们有来喝咖啡的,有来拍照“打卡”的,也有来踏寻老舍足迹的……马兵代表说,正是诸多典型的沉浸式场景让模式口成为年轻人青睐的“多元融合”。

快递怎样跑出“加速度”?

快递不快,青年不爱。来自经济界别的市政协委员,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机关党委副书记王小东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青年人是快递收发的主流人群,“快”理应成为当前快递业建设应用场景、吸引年轻人的首要因素。

王小东委员介绍,中国邮政已启动“前置仓”建设,通过大数据分析,就可以提前将用户可能需要投递的物品提前放置到前置仓中,一旦下单,就可最快时间内收到快递。“以前‘双十一’,快递量是平常的数倍,给快递运输、仓储以及人员配备带来很大的压力。如今,用户在‘双十一’前下订单或将物品加入购物车后,大数据就会检索到,提前将物品储备在前置仓中。一旦用户下单,便可直接送出。”

王小东委员还提到,未来还需要进一步提升电商公司之间、电商公司与投递公司之间的数据互联互通,合理规划前置仓位置,让大数据之“路”更畅通,让用户更便捷。

如何让年轻人“玩”起来?

不少委员、代表接受采访时表示,动就是互动,是数字经济应用场景中必不可少的交互环节。来自科技界别的市政协委员、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张凌云认为,新的应用场景,都是新技术在驱动,青年人热衷于尝鲜,他们的好奇心、探索精神推动新型数字场景落地,因此在数字场景的建立中,特别需要加入青年元素。张凌云认为,在数字场景中增加青年元素,如何让年轻人“玩”起来最为关键,这就必须考虑青年人的需求。

如何“玩”起来?以当下最火爆的数字人民币应用场景为例,不少委员、代表给出了一些在互动场景中推广数字人民币的建议。来自科技界别的市政协委员、龙信数据研究院院长屈庆超认为,春节期间发红包就是一个很好的互动应用场景。“每年一到春节,人们就开始用手机互相发红包,这时若在红包里装上数字人民币,就能迅速扩大知晓度并增加用户。更重要的是,在这一过程中可抓住年轻人群体,他们对数字人民币的接受度更高,而且在互联网平台十分活跃,熟悉手机、互联网的使用,推广起来也更加快捷。即将到来的春节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除了线上平台,也可瞄准线下的各类应用场景,制定一整套的推广方案。屈庆超建议,“可与特定的消费场景结合,比如在加油站,也能搭上数字人民币的快车,不再用现金支付,而是打造出通过数字人民币支付加油的应用场景,加完油刷手机就能走人,省时省力。”

在屈庆超看来,年轻人是发展数字钱包的一个重要突破口,不过,年轻人也有不同的细分群体,要结合各自特点采用不同方式在群体间推广数字钱包。比如,针对大学生群体,他们年纪轻,消费能力相对较弱,要吸引他们打开数字钱包,可在使用初期给一些基础性的优惠,慢慢培养其使用数字人民币的习惯。而市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人事司司长金荦接受采访时则指出,在数字人民币的试点推行过程中,就将其与绿色出行进行了有机结合。“联合了共享单车消费平台,开展绿色骑行试点。使用数字人民币红包,就可免费骑车,这一下子吸引了一大批年轻人,既接受了数字人民币的概念,又践行了低碳减排的绿色生活方式。”

文/本报记者 李泽伟 蒋若静 解丽 雷嘉 武文娟 刘婧 崔毅飞 刘洋

图片制作/沙楠

来源:北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