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财经北京1月6日电(马悦然、汪伟坚、吕世阔)农业类产品的产量易受天气、种植计划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因此,每个产季,产能与产量的匹配程度都有所差异,产能过剩则使原材料在抢购中涨价。产能不足,即原材料价格趋向于下跌。

2021年以来,以番茄与红枣为代表的农业类产业出现产能过剩的情况,“等米下锅”问题凸显,在原材料价格翻升的背景下,相关加工企业也面临“勒紧裤腰带”、“活下去”的现实问题,对产业的高质量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被“忽视”的红枣

我国是红枣主产国,产量占全球的98%。近40年来,我国红枣产量持续增长,已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果品大产业,在脱贫攻坚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我国红枣出口量较少,不足1%,主要依靠内销。

2021年产季红枣产量大幅度减少。2015-2020年红枣持续处于供过于求的状态,连续五年低迷的种植收益使得部分非优势产区亏损的枣农出现了改种现象,继续种植的枣农部分也出现疏于田间管理的现象,2021年枣树在花期阶段雨水偏多,枣树开花和坐果普遍出现了延迟,延迟后坐果期正好与7月初新疆季节性高温阶段重合,枣农浇水量不足使得红枣落果数量远多于常年,出现大幅减产。

据卓创数据,新疆各产区减产幅度在40%左右,加上改种、弃种等原因导致种植面积减少,整体产量相较去年约减少了50%。数据显示,客商普遍反应原料枣收购数量同比减少50%。原料枣采购成本和出疆运费的提升导致了销区红枣现货价格出现了40%以上的上涨。

近些年,由于红枣产业规模的不断扩大,红枣企业数量快速增长,新疆在营业红枣企业在近年来的成立数量更是连年攀升。从全国来看,由于红枣在市场上消费品种较为丰富,且在各个产地产量在近十年变化明显,红枣企业的成立和注销情况变化较为频繁。在新疆红枣减产的不利影响下,红枣产业加快产能出清。

受制于“人”的番茄

我国番茄销售由于主要依赖出口,且在全球产品中体量占比大。然而我国企业在国际竞争中受制于“人”,话语权落于“外”。近年来,番茄加工企业遭受原料成本与出口销售压制,利润空间一再被摊薄。

受2020年番茄丰产丰收影响,我国番茄产区的生产收购价格偏低,因此2021年番茄季种植户趋向改种,番茄产量因此大幅减少,原料产量与加工产能的不平衡导致番茄价格上涨。业内人士介绍,2021年产季的番茄价格比正常的合同最高收购价格450元还高出40元到50元不等,不同区域的工厂,平均收购价格在每吨470元到530元之间。

同时,受多重因素影响,国内番茄酱出口频频受阻,导致价格一直处于低位运行,加上汇率的变化也导致以出口为主的番茄酱加工厂面临的汇率风险抬升,使市场信心受挫。

中国罐头工业协会番茄分会提供的成本数据显示,工厂报价为每吨868美元(按汇率6.45计算)的3638大桶番茄酱,折算后的到天津港价格为每吨874美元,到阿拉山口的价格则为每吨820美元,且都不含任何佣金销售费用。

与高收购价相比,我国番茄酱出口价格却持续处于较低水平。2009到2021年数据显示,世界三大番茄酱生产大国美国、意大利、中国的番茄酱出口均价整体走势基本一致,但中国与美国出口均价相差较大,近年来也一直低于意大利出口均价。

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数据,2020全球番茄产量约为1.79亿吨,2019年中国为世界第一大番茄生产国,产量6276万吨,约占全球产量的35%。“中国出口均价较低,收购价不低,这个很矛盾。”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主要作为出口的番茄生产受到国内种植与国际形势双重夹击,使番茄酱加工企业遭受“阵痛”。

由于出口受阻,2020年产番茄酱销售不及预期,导致2021年新产番茄酱也大量积压,特别是进入四季度,各大厂商均反映出货量下滑较快。目前,不仅新疆主要生产商做好较长时间滞销准备,各主要国内、国际贸易采购意愿也较弱,采访中业内人士均表示,因番茄酱可存放1-2年,等待全球疫情好转后出口转暖后,再消化库存,持货过冬是普遍选择。

面对国内外诸多挑战,企业面临转型之旅。业内专家指出,如番茄、红枣等产业,产品类型较为单一,缺乏品牌化、特色化发展。建议产业链企业加快实施技术创新、结构升级,提高相关单一型农产品的深加工能力,增强企业高附加值产品的生产能力。

产业还应打破单一出口或内销的销售格局,向国内、国外两个市场并重的格局转变,进而推动产业链的持续、高质量发展。同时,对于该类型农产品产业,建立合理的价格预警及调节机制,或可有效应对价格周期性波动,防止物贱伤农、价低损企。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

来源:新华财经